《眼泪女王》第 6 集回顾:为什么海仁的家人反对贤宇?

《眼泪女王》第六集围绕海仁和贤宇的关系充满了复杂性。 贤宇决定放弃离婚计划,继续留在海仁身边,但她发现他一直有意与她离婚,伤心欲绝。 显然,恩成已经制定了计划,将贤宇踢出海仁的家族,以便他能够更好地掌控家族生意。 海仁会误会贤宇吗? 贤宇能否通过躲避恩成的计划来确保海仁的安全? 为什么海仁的家人要把贤宇赶出去? 让我们来看看吧!

前方剧透

格蕾丝在操纵海仁母亲的过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善花不断地被格蕾丝操纵,让她相信贤宇一直在破坏她儿子在家庭中的地位。 当善花看到她的儿子努力让主席批准他的项目时,她感到非常不安。 与此同时,格蕾丝也一直在试图找出海仁和贤宇为什么突然去了德国。 格蕾丝毒害了善华的心灵,说她已经将海仁的遗嘱告诉了贤宇,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直试图破坏秀哲的项目,使其面临取消的风险。 她暗示贤宇只是想博取会长的欢心,只是为了把秀哲放在一边。

海仁和贤宇如何再次变得亲密?

贤宇确保海仁不会因为医生的意见而感到沮丧。 海仁告诉他在她去世后不要为她举行追悼会,并要求在她死后准备一份漂亮的讣告。 她还要求他起诉那些说她坏话的人。 她预计贤宇会在她离开后想念她并哭泣。 后来,她告诉贤宇她的遗嘱,遗嘱规定她去世后她的丈夫不会继承任何东西。 她告诉他,她母亲强迫她立下这份遗嘱,但她很快就会改变。 但贤宇不同意,并表示海仁很快就会康复,之后可以修改遗嘱。 回到酒店后,贤宇告诉海仁自己想睡在她的房间,海仁同意了。 两人之间的亲密感日益加深。 也许是因为贤宇在人生的早期阶段就害怕失去妻子,这让他情绪激动。 她告诉他,她很高兴她的丈夫不像其他人那样只追求妻子的钱。 贤宇飞遍世界各地与她在一起,并一直在努力让她活下去,这一事实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贤宇如何说服医生治疗海仁?

贤宇见到了医生,并表示要起诉他欺诈,因为他从海仁那里拿走了 1 万亿韩元用于癌细胞研究,然后他放弃了对她的治疗。 贤宇告诉医生他可以选择治疗妻子或被起诉,医生选择了第一个选择。 当海仁得知医生同意为她治疗时,她很激动。 然而,她不知道是贤宇创造了奇迹。 她告诉贤宇,治疗将通过注射非格司亭来完成,他们将尝试通过注射来提高她的白细胞计数。 尽管手术不能保证100%康复,但她还是想尝试一下。

苏万怎么了?

海仁告诉贤宇,她在医院看到一个孩子,不久后突然失踪。 她确认那是她9岁时就失去的哥哥。 苏婉是她的哥哥,在她掉入海中时,为了救她而溺水身亡。 苏婉在救她的过程中溺水身亡,从此她的母亲一直将这件事归咎于她。 为了让她平静下来,贤宇说她可能出现了幻觉(这是治疗的副作用)。

范子对瑟熙了解了什么?

范子自从发现海仁的病以来,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她一直在寻找多种措施来帮助海仁恢复健康。 她也对瑟熙感到很大的压力,通过她的秘密侦探,她发现她在与父亲交往之前曾在监狱里呆过一段时间,并在那里生了一个孩子。 瑟熙可能看中了主席的财产,以便将其全部交给她的儿子(我有一种直觉,恩成是她的儿子!)。

恩成的计划是什么?

恩尚设法让多惠站在自己一边,寻求她的帮助进入贤宇的房间。 他计划找到一些对贤宇不利的证据,将他赶出家门。 然而,多惠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格蕾丝在过去的三年里一直在尽最大努力寻找对他不利的东西,但没有成功。 与此同时,恩成发现了一个秘密储物柜,但无法打开。 然而,他点击了 Juseong Tech 24 的一张卡片的图片,后来他将其用作对抗贤宇的武器。

为什么海仁的家人反对贤宇?

恩成一直在尽最大努力成为主席的好书,试图用他最喜欢的一幅昂贵的画来安抚他。 与此同时,董事长发现他的财务经理宋先生被指控挪用资金300亿韩元。 这件事直接暗示了董事长也参与了一些黑幕交易,从而让他陷入了浑水。 他确信内部有人背叛了他,并向检方提供了有关贪污的信息。 当他把这一切告诉瑟熙时,瑟熙在他的桌子下面发现了一个秘密监听装置。 该设备追溯到贤宇办公室的秘密储物柜。

打开贤宇的储物柜后,发现了另一个这样的设备,里面有董事长与财务经理的谈话记录。 他一直要求经理将300亿韩元转移到Jin的账户上,并以匿名方式出售股票,并将其全部分批发送。 还找到了他之前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 主席惊讶地发现贤宇一直在监视他,并要求立即将他召回家。

海仁知道贤宇要和她离婚的计划了吗?

当海仁的母亲打电话给她,说贤宇窃听了主席办公室时,她不相信她,并要求他们检查闭路电视录像。 然而,当她看到贤宇给她准备的离婚协议书的照片时,她彻底崩溃了。 当她向贤宇质问此事时,贤宇向她道歉,说他试图向她隐瞒如此重大的决定是有过错的。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眼泪女王》第七集将揭露狡猾的恩成计划通过阴谋将贤宇赶出家门。 大概,他对洪董事长有仇,想报复家人。 贤宇将在下一集中被海仁误解。 贤宇是否能够再次走进海仁的心里,这是我们在下一集里尚未探讨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