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泪女王》第五集回顾:贤宇最后去德国了吗?

《眼泪女王》第五集让海仁和贤宇之间的关系更加亲密。 了解海仁的病情后,他对她更加关心。 她一直在德国寻求药物治疗,但由于病情逐渐恶化,她已无生还希望。 这一集也让我们一睹了两位主角之间差异的原因。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慢慢能够治愈过去的创伤,并学会再次接受彼此。 贤宇会去德国帮助海仁吗? 让我们来看看吧!

前方剧透

哪一事件引发了海仁和贤宇之间的裂痕?

海仁对家人的善意举动赢得了贤宇的青睐。 当他问她为什么来到他的村庄时,她说她带着食物来确保他的父亲赢得选举。 带她回家后,贤宇为她处理伤口,还帮她擦干头发。 他们已经变得足够亲密,海仁可以向贤宇分享她在治疗过程中的脆弱之处。 她说她害怕独自接受治疗,他应该和她一起去德国陪在她身边。 我们看到两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亲密,正当海仁要亲吻贤宇时,他感到尴尬并跑出了房间。 他不想在她睡着之前离开,所以他整晚都坐在外面,和他的兄弟一起喝酒。

我们回到了他们两年前开始的关系阶段。 他们失去了一个婴儿,海仁决定清理托儿所,这激怒了贤宇。 他决定搬进托儿所,并将所有东西都转移到那个房间(他决定不与海仁共用一个房间)。 失去孩子后,海仁和贤宇都变得非常沮丧,两人之间的差距也越来越大。

为什么贤宇与妻子的距离会困扰他的家人?

斗冠告诉其他家庭成员,他已经咨询了婚姻顾问,以免海仁和贤宇离婚。 然而,其他人却劝阻了他,因为他们认为辅导员会让村民们知道这件事。 随后,杜官去找辅导员,要求他保守秘密,辅导员却说自己已经告诉了妈妈。 他进一步补充说,她患有痴呆症,很快就会忘记这件事。 第二天早上,当海仁和贤宇离开时,辅导员的母亲走到他们面前,说离婚并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办法。 她离开后,其他家人告诉海仁,这位女士失去了理智,她的话毫无意义。 最后,海仁和贤宇离开后,美善回忆起四年前两人开始恋爱的时光。美善曾要求海仁离开她的哥哥(认为她很穷),但他们俩决定站在对方一边。

恩成如何试图在夫妻之间拉开距离?

当海仁和贤宇回到家时,他们看到恩成已经在等他们了。 当贤宇问他为什么来这里时,他说海仁的母亲邀请他来和他们住在一起。 后来,他告诉海仁,奇怪的是她的丈夫不嫉妒另一个男人住在他们的地方(表明他还没有爱她到嫉妒的程度)。 从格蕾丝那里得知这对夫妇分开睡后,他想确保他们之间的距离有所增加。 他本来计划把贤宇赶出家门,因为他从格蕾丝那里得知,他是在保护家族企业,而洪董事长会优先考虑他的决定。

秀哲为什么要依赖恩成?

秀哲告诉洪董事长,恩成将投资 1.9 万亿韩元建设他计划建造的综合度假村。 贤宇闻言,建议先进行网站有效性检查,称完全依赖恩成有风险,洪会长同意了。 与此同时,恩成一直计划让洪主席站在他一边。 得知他迷恋拿破仑后,恩成告诉他,他在纽约的家里有一幅拿破仑的名画(由一位著名艺术家制作),他想把它送给他。 恩成一直在想尽办法赢得董事长的信任,以便以后能够接管整个生意。

范子和瑟熙发生了什么冲突?

范子告诉瑟熙,她不想让她为父亲准备食物,因为她不信任她,她会接管这件事。 瑟熙受够了范子的欺凌,决定让她尝尝自己的药。 她打破了厨房里的闭路电视摄像机,并殴打了Beom-ja,要求她不要厚脸皮。 后来,当范子去找父亲抱怨瑟熙时,父亲并不相信她。 这激怒了范子,她前往秘密侦探社寻找有关瑟熙的更多信息。

为什么海仁没有希望?

当海仁去看医生时,她被告知她选择的治疗据说对白血病有积极作用,但对脑肿瘤没有得到证实的结果。 她被告知,也许手术并不能保证完全康复,但海仁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 几天后,当她因白细胞(WBC)降低而去见医生时,她被告知德国的实验室可能不同意她的治疗,并要求她等到白细胞增加。 当她走出医生的房间时,范子注意到了她(她在那里包扎手)。 询问后,海仁将一切都告诉了她,并要求她保守秘密。 范子还提出要和海仁一起去德国,但她拒绝了。 到达德国后,当她收到报告时,她被告知他们无法继续进行手术,因为她的白细胞计数较低。

贤宇最后去德国了吗?

后来,范子遇到贤宇,她问贤宇为什么没有和她一起走。 他说他不知道海仁要前往德国。 与此同时,他非常担心她,不断地检查德国的体温。 他想在手术过程中陪伴在她身边,让她感到舒服,所以他最终决定去那里。 当海仁在德国时,她关掉了手机,决定独自探索这个国家。 后来,当贤宇来找她时,他说他想陪在她身边,并为日渐疏远而向她道歉。 夫妻俩之间的亲密感越来越强烈,就像他们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一样。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在意识到海仁的生命可能很短暂后,贤宇一定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因此决定永远陪伴在她身边。 当海仁睡觉时,他用笔在她的手上画了一条更长的生命线(因为她之前抱怨生命线很短),这表明他不愿意让海仁走。 《眼泪女王》的第六集可能会描绘这对夫妇之间的亲密关系,贤宇试图保护海仁免受每一次危险,并在她需要的时候站在她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