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自我》第一季回顾:塞夫吉和她的朋友们发生了什么?

过去的经历塑造了未来的进程,这种哲学意识自古以来一直是文学和艺术中反复出现的主题。Netflix 的土耳其剧集《另一个自我》对这种意识进行了非常直白的定义,可能受到中东精神信仰的影响,因为我们发现角色因其祖先过去所遭受的创伤而陷入了当下的痛苦循环。称之为奇怪的基因记忆版本或与根源的神秘联系;这个概念并不是真正原创的,而《另一个生命》的制作者以戏剧性的角度来处理它的方式也削弱了角色发展的意义。然而,叙事中蕴含着更深层次的文化和历史意义,这使得这种对过去的探索重塑现在的过程比人们想象的要微妙得多。 老实说,看完第一季后,总觉得是一劳永逸,这就是为什么结局中提供的关于第二季的预告其实没有必要。但流媒体平台无法摆脱拖延的习惯,这就是为什么在本周晚些时候发布第二季之前需要重新回顾第一季的原因。

前方剧透

塞夫吉和她的朋友们为什么要前往艾瓦勒克?

该剧聚焦于三个朋友塞夫吉、艾达和莱拉,他们前往土耳其沿海小镇艾瓦勒克进行精神之旅,最终获得启迪,从而更好地了解自己。塞夫吉的肝癌复发后,尽管经过长期的全面治疗,她还是决定选择另一种治疗方法,前往艾瓦勒克会见一位名叫扎曼的精神治疗师,据其他癌症幸存者说,扎曼可以帮助她改善身体和精神状况。艾达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她完全反对这样的想法,但莱拉说服她支持塞夫吉的决定,这可以给她带来一些急需的安慰。

世代创伤:三位朋友与土耳其的悲惨历史息息相关

扎曼的非传统治疗过程本质上是精神性的,需要患者放下情感和心理负担,从内心治愈,最终改善他们的身体状况。塞夫吉过去的阴影是她父亲被谋杀的童年创伤记忆,因此她一直无法摆脱错位的内疚感。扎曼帮助塞夫吉与她的情感负担和解,因为她承认父亲希望她快乐。奇迹般地,塞夫吉的下一次检查显示,她的病情在此过程中有了显著改善。塞夫吉决定在艾瓦勒克定居,并找到了菲科作为同伴,菲科是当地人,也是扎曼的常客。

另一方面,艾达和莱拉也遇到了不少问题,因为她们对男人的不良品味让她们在生活中遭受了相当大的痛苦。艾达对改善职业机会感到矛盾,因为她的丈夫强迫她和丈夫在一起,但在得知丈夫一再欺骗她后,艾达决定解除婚姻,离开他。她突然出现的神经质问题导致她被解雇,艾达决定暂时定居在艾瓦勒克。塞夫吉说服她参加扎曼的一次课程,艾达得知,她家庭的痛苦过去是她最近神经质失调的原因。艾达的祖母在童年时期目睹了姐姐死于父亲之手,只是因为这个小女孩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庇护了一名 Komitadji(拿起武器反抗土耳其政府的保加利亚叛军)。艾达祖母童年的创伤也渗入了她的意识,神经质问题就是由此而来的。 艾达与母亲贝尔金的关系也十分疏远,她指责母亲在父亲凯末尔临终时抛弃了他。然而,当贝尔金中风时,艾达开始为抛弃母亲而感到内疚,她在扎曼的帮助下与母亲的过去产生了联系,并得知父亲在格鲁吉亚还有另一个秘密家庭,这让她对母亲感到抱歉。同样,贝尔金的母亲不赞成她与凯末尔的关系,这也导致了母女之间的疏远,在临终之际,贝尔金承认了母亲的评价是正确的。艾达的生活模仿了贝尔金的错误,她决定与同样住在艾瓦勒克的旧情人托普拉克重燃关系,但为时已晚,她才意识到托普拉克的家人和其他人比她更需要他。

莱拉通过与祖先的创伤和解克服了溺水的恐惧。她的曾祖母埃莱尼的希腊国籍是她与土耳其家庭分离并在人口大交换期间溺水身亡的原因,只有在纪念她的记忆后,莱拉才从恐惧中解脱出来。莱拉还继承了埃莱尼的财产,而这笔财产恰好也位于艾瓦勒克。然而,莱拉几乎毁了自己的一生,因为她无可救药地和她不忠的犯罪丈夫在一起,结果危及了她儿子和未出生孩子的命运,几乎犯下了非法逃离该国的严重错误。埃莱尼的记忆阻止了莱拉坚持她的决定,当她最终抛弃丈夫时,人们发现她确实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为了纪念曾祖母的记忆,莱拉与菲科合作在艾瓦勒克开了一家餐馆,并将其命名为“埃莱尼”。

新婚之夜,塞夫吉从母亲的信中得知,她所认识的父亲其实是她父亲的同事,也是她的亲生父亲,他是苏联时期的一名革命者。 Cold War 时代,在她出生前就去世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是一个谎言,这一事实再次震惊和创伤了塞夫吉,她的癌症再次复发。这三个角色过去创伤的一个有趣方面和一个共同因素是,这些事件提醒人们土耳其的悲惨历史。巴尔干战争对艾达的家人产生了连锁反应,夺走了她祖母的妹妹的生命,大量土耳其人离开家园,对邻国竞争对手的偏见在这段时间夺走了太多无辜者的生命。就像莱拉的父亲一样,在 19 世纪末 20 年代,土耳其有大量左翼活动家和革命者被杀害。 Cold War 时代。20 世纪初,希腊和土耳其之间的大规模人口交换夺去了埃莱尼的生命,也造成了两国大量人口的死亡、流离失所和痛苦。当这三个朋友挖掘他们祖先的创伤时,他们与他们国家令人不安的历史的恐怖联系在一起。

塞夫吉和她的朋友们发生了什么事?

在《另一个自我》第一季的结尾,莱拉可能是三个朋友中最轻松的一个,因为她摆脱了自己一文不值的丈夫,可以自由地和孩子、朋友一起生活。塞夫吉得知父亲和癌症复发的消息后又回到了原点,而艾达则因为多次爱上错误的人而伤心欲绝。这三个朋友决定继续与扎曼的会面,因为第二季即将上映,他们需要做更多的自我反省,才能最终掌控各自的生活。

We need your help

Scan to Donate Bitcoin to eMagTrends
Did you like this?
Tip eMagTrends with Bitcoin